法制晚报・观点新闻 今天上午江苏扬州市公安局生态科技新城分局就“拆迁过程中房主驾车抵触人群致2人8伤案宣布通报,警方以涉嫌“以风险办法损害公共安全罪”对房主韦刚采纳刑事强制措施。记者然后从韦刚的辩解人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定寰处了解到,韦刚因伤情严峻,依据刑事诉讼法规则,被警方监督居住,而没有被刑事拘留。

依据警方通报,10月15日6时许,扬州市生态科技新城杭集镇防汛防旱指挥部托付扬州市广陵区成功房子撤除有限公司,对该镇裔庙村车五组韦刚户侵吞小运河河道的阻水违章建筑物进行撤除,有房产证、土地证的房子没有被撤除。韦刚(男,49岁,扬州市生态科技新城杭集镇人)及其前妻王某(女,49岁)阻挠,与拆违人员发作推搡拉扯,阻挠拆违未果后,韦刚驾车两次抵触拆违人员和大众,致2人逝世、8人受伤。

经查,2018年7月,依据《扬州市生态科技新城防洪排涝规划》和扬州市有关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环境保护专项举动要求,杭集镇防汛防旱指挥部于7月5日发布公告,要求侵吞河道的建筑物、构筑物、坝头由业主5日内自行撤除,并先后于7月7日、8月13日,两次向韦刚户下达铲除奉告书,该户一直未予合作。

2018年10月12日,陶冉(男,44岁,安徽蒙城人,暂住扬州市广陵某小区)以扬州市广陵区成功房子撤除有限公司名义与杭集镇防汛防旱指挥部签定《托付撤除协议》。10月15日6时许,陶冉招聘一批人带着东西参加拆违,一起指派张志勇(男,38岁,江苏兴化市人)、颜金(男,28岁,扬州市人)招聘20多人担任“维持秩序”。在现场,陶冉指派拆违人员砸坏玻璃门,搬出违建房内物品,摧毁门前摄像头。王某驾车来到现场阻挠拆违,后被四五名女人拆违人员拉到一边。随后,韦刚持一截镀锌自来水管赶至现场,被拆违人员拦在路旁边。在室内物品根本搬清、挖掘机撤除违建房子时,韦刚拿手机拍照,陶冉等多人将其拦住并抢下手机,摔在地上,两边发作拉扯推搡。后韦刚向王某要走轿车钥匙,驾车从机动车道驶入非机动车道,撞向非机动车道上的人群,随后又快速倒车并再次向前抵触人群,致1人当场逝世、9人受伤(其间1人送医抢救无效逝世)。韦刚下车后,遭到拆违人员殴伤,后被赶至现场的民警操控。

依据上述查明的现实,公安机关依法对韦刚以涉嫌“以风险办法损害公共安全罪”采纳刑事强制措施,对陶冉、张志勇、颜金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采纳刑事强制措施。

现在,其他涉案人员和违法犯罪头绪正在全力侦办中,公安机关敦促有关违法犯罪人员赶快投案自首,一起欢迎广大大众活跃告发违法犯罪头绪。

今天下午,韦刚的辩解人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定寰通知记者,韦刚因伤情严峻,依据刑事诉讼法规则,现在被警方采纳的强制措施是监督居住,而没有被刑事拘留。

监督居住,是指侦办机关责令犯罪嫌疑人不得私行脱离指定的居处,并对其举动加以监督的一种强制措施。依据刑事诉讼法第72条规则,公安机关对患有严峻疾病、日子不能自理的犯罪嫌疑人,能够监督居住。

李律师表明,案子侦办后警方之所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抓捕拆房人员,他们撤除房子自身行为的不合法性是个大前提。“房子撤除行为应该是一种行政强制行为,不能直接不通过合法授权就让房子撤除公司或个人进行施行。”他说。

李定寰律师通知记者,事情发作后家族向其地点律所求助,律师了解状况后发现此案有进行刑事辩解的法令地步以及法令援助的必要性,且在国内的拆迁法令纠纷中具有典型含义,所以决议对韦刚供给免费的法令援助,并于前天赶到当地与家族签定了法令援助协议。